<noframes id="lnttt"><form id="lnttt"><nobr id="lnttt"></nobr></form>

<sub id="lnttt"><listing id="lnttt"></listing></sub>

<noframes id="lnttt">

<form id="lnttt"></form>
<em id="lnttt"><address id="lnttt"><nobr id="lnttt"></nobr></address></em>

    搜 索
    首頁 > > 正文

    東西問 | 人類首次不?凯h航北冰洋 翟墨:如何通過航海溝通中西?

    2023年01月19日 14:59    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    中新社北京1月18日電 題:人類首次不?凯h航北冰洋 翟墨:如何通過航海溝通中西?

      中新社記者 萬淑艷

      從上海出發,歷經504天,航程28000余海里,有著“環球航海中國第一人”之稱的航海家翟墨穿越北極“死亡航道”,經受極地氣旋、冰山、大霧、巨浪等艱難險阻,近日完成了人類歷史上首次不?凯h航北冰洋之旅。

      從古迄今,東西方航海家不斷探索海洋文明,促進不同文明交流互鑒。如今,海洋生態災害頻發,突發環境事故不斷,海洋治理問題成為全球共同面臨的課題。翟墨近日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”專訪時表示,航海改變了其世界觀,從陸地上看海洋與從海洋上看陸地,視角完全不同,各國應海納百川,求同存異,共同發展,和平利用海洋資源。

     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:

      中新社記者:歷時504天、航行28000海里,你完成了人類歷史上首次不?凯h航北冰洋的壯舉。你發起此次航行的初衷是什么?

      翟墨:2002年,我在荷蘭認識了一位名叫漢克的航海家。他在北冰洋航行時,被冰川凍住了航路近一年,次年夏天才得以返航。聽漢克回憶這段經歷時,我已有兩年航海經驗,于是也想嘗試環航北冰洋。

      我還擁有聯合國開發計劃署“捍衛自然”宣傳官等身份,這次航行不僅為了實現夢想,而且希望讓更多人關注全球變暖和災害性氣候問題。去年我們航行時,西伯利亞氣溫已達37攝氏度。如果南北極冰川繼續融化,再過幾十年,很多島國或將不復存在。我呼吁全球民眾重視環保,熱愛地球,減少碳排放。

    翟墨環航北冰洋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中新社記者:為何此前無人完成不?凯h航北冰洋?

      翟墨:首先,前些年氣候變暖沒這么快,布滿冰川行駛困難,而且北冰洋氣候條件復雜,危險重重。其次,過去北極東北航道和西北航道多是分開航行,東北航道有很大面積處在管控區,航行不便。

    翟墨環航北冰洋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中新社記者:北極航道大部分時間被厚厚的冰層覆蓋而被稱為“傳說中的航道”,而北極東北航道又被稱為“死亡航道”。你在環航中經歷了哪些驚險時刻?

      翟墨:我和兩位船員于2021年6月30日起航,最初計劃歷時約4個月,全程16000余海里,但途中遇到了各種艱難險阻,讓航程延長了1年多。

      北極東北航道危機四伏,被稱為“死亡航道”,白令海峽、楚科奇海、巴倫支海等都是后人為紀念在此遇難的航海先驅而命名的。茫茫大海上突然出現的浮冰和冰山就像墓碑一樣矗立在那里,航海最怕的就是浮冰,我們基本順著冰縫走,而浮冰是移動的,再加上洋流,有時想躲都躲不開。

      這次我選擇了鋁合金材質的帆船,如果和冰山相撞,這種材質可能只出現凹陷,不至于被撞出大洞。

    翟墨環航北冰洋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出發前,我們按最極端狀況準備了六七噸物資,儲備了足夠一年的糧食,有馕、牦牛肉、山東煎餅,還準備了能夠抵御零下50到零下70攝氏度的睡袋,并且帶了鞭炮、信號槍用來驅趕北極熊。

      我們剛進入白令海峽就遇到了極地氣旋,大量浮冰和冰山被吹到沿岸,很長時間都在浮冰中謹慎穿行。在航經楚科奇海時,浮冰與大霧疊加,能見度只有十多米,50多海里行駛了11個小時。極地氣旋的十級大風還把頭帆、前桅支索吹壞了。

    翟墨環航北冰洋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我們抵達北地群島附近時,窗口時間只有10天左右,若通不過,船體隨時會被凍住。當時所有儀表、指南針全部失靈,體會到了什么叫“找不著北”。我們盡可能靠近陸地行駛,幸虧還帶了光纖羅經,在目測輔助下才駛出那片海域。

    翟墨環航北冰洋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在冰區時我們輪流駕船,24小時無休,但還是在格陵蘭附近撞上了冰山,浮冰不斷涌來,導致船體滲水。

      完成環航后,我們在美國波士頓上岸,第一件事就是檢修船只。后來沿著北美東海岸南下,經北大西洋、加勒比海、巴拿馬運河,橫跨太平洋,最終返回上海。

    小船航行在巴芬灣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中新社記者:你有20余年航海生涯。常年在海上航行,你與外國航海家有哪些交流?身處多元文化之中,給你帶來了哪些收獲和影響?

      翟墨:1999年,我到新西蘭舉辦個人畫展,又接著拍紀錄片,認識了一位挪威的航海家,他的探險經歷讓我對航海產生了興趣,于是開啟了航海之旅。第一站從南太平洋上的大溪地開始,我已經環球航行兩圈,唯獨南極洲還未去過,2023年我計劃環航南極洲,完成第三圈。

    駕船出海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我的職業是繪畫,航海只是業余愛好,我喜歡不斷挑戰更多未知。我比較喜歡歐洲繪畫,接觸航海后,我更喜歡原生態的圖騰、土著藝術,南太平洋的土著居民生活淳樸、單純、唯美。法國后印象派巨匠高更晚年就是在大溪地度過的。

      航海改變了我的世界觀。從陸地上看海洋與從海洋上看陸地,視角和理解完全不同。

      這幾年,我同外國航海家的交流也越來越多。從北冰洋返程時,途經美國、中南美洲,我接觸了不同國家的航海家,大家在一起交流。開始航海后,國與國之間的話題反而成為局限性的話語,更多時候要站在全球視角看問題。陸地只占地球表面的29%,其它則被海洋覆蓋。航海人之間的交流是更宏觀的概念,比如全球氣候變暖是航海人經常思考的問題,惡劣天氣會導致各種危險。

    翟墨在巴拿馬。受訪者供圖 

      中新社記者:在15世紀,以東方的鄭和與西方的哥倫布為代表,世界范圍內涌現出一批航海家。從古至今,人類對海洋的探索如何促進了中西方間的溝通和交流?

      翟墨:在西方人眼中,中國早期航海沒有像西方一樣實現“地理大發現”。而實際上,不管哥倫布還是麥哲倫,更多是帶著侵略者的姿態去占有,進而實施物質文化殖民,不能稱之為地理大發現。而鄭和則是和平使者,以和平的方式走向世界、了解世界,沒有像后來的西方航海家那樣帶著洋槍洋炮掠奪殖民。我更欣賞鄭和下西洋帶來的中外和平的文明交流。

    翟墨在法屬圭亞那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中新社記者:當前全球海洋形勢嚴峻,過度捕撈、環境污染、氣候變化、海平面上升等問題頻發,矛盾和沖突加劇,海洋治理成為國際社會共同面臨的課題。作為聯合國開發計劃署“捍衛自然”宣傳官,你認為國與國之間應如何加強合作保護海洋?

      翟墨:我認為,世界各國應求同存異,共同發展,而非延續以往的強盜邏輯。海納百川,和平利用海洋資源。

    北冰洋的海鳥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科學界有一個說法是“人類起源于海洋”,珠穆朗瑪峰、泰山上都有海洋生物化石。各國像一個個孤島,通過海洋相互連接溝通,因此人類更應該尊重海洋,加強合作,共同保護海洋。

    北冰洋的海豚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中新社記者:有觀點認為,過去數千年歷史長河中,中華文明更重視陸疆建設和發展,是典型的陸地文明。而西方國家更重視對海洋的開發和利用,也展示出西方文明中的海洋文明特性,你認同這樣的說法嗎?

      翟墨:我不認同。中國歷史上就是一個海洋大國。從宋代到明代,中國的造船技術和航海技術在全世界都無與倫比!澳虾R惶枴背链褪悄纤喂糯。而鄭和下西洋,2.7萬人的艦隊聲勢浩大。由于中國近代史的屈辱都來自于海洋,我們遠離海洋太久了。很多學者把中國界定為陸地文明、黃土文明,這是錯誤的。我希望通過航海讓更多人了解中國的海洋文化和海洋文明。(完)

      受訪者簡介:

      翟墨,航海家、藝術家,聯合國開發計劃署“捍衛自然”宣傳官、中國航?破沾笫。1968年出生于山東泰安。2007年至2009年,他完成了自駕帆船環球航海一周的壯舉,成為“單人無動力帆船環球航海中國第一人”。2015年,領航“2015重走海上絲綢之路”大型航;顒,在沿途各國進行了文化藝術經貿交流活動,并在2015米蘭世博會中國館舉行了主題日活動。2022年11月25日,完成人類歷史上首次不?凯h航北冰洋之旅。

   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:100037 聯系方式:gqb@gqb.gov.cn

   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

    [京ICP備05072101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2928]

    两个领导在车里吃我奶

    <noframes id="lnttt"><form id="lnttt"><nobr id="lnttt"></nobr></form>

    <sub id="lnttt"><listing id="lnttt"></listing></sub>
    

    <noframes id="lnttt">

    <form id="lnttt"></form>
    <em id="lnttt"><address id="lnttt"><nobr id="lnttt"></nobr></address></em>